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海鸥文学网 >> 十分中意你gl >> 顾容

2016年三月,G市。

许念梦到了初次遇见顾容的那天——彼时她十九,刚读大一,在南山别墅里参加室友沈晚举行的生日泳衣派对,偌大的泳池周围有许多人,但她除了沈晚谁都不认识,只能坐在泳池边看着。

派对很热闹,从下午开到天黑,她在泳池里游了两圈,正打算上岸时却被人撞了一下,一个踉跄就跌落水中,落水以后并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可以挣扎着站起来,身上似有一堵无形的墙死死压着,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手费力地乱抓。

这时腰间忽地一紧,一股力把她拉了起来,她下意识抱住那人,身子严丝合缝地贴紧对方。

那人便是顾容,她带她到泳池边。

余惊未散,许念没敢松开,反倒越抱越紧,越加贴合,犹如攀墙的藤蔓用力缠着,生怕放开手就会没命一般,慢慢的,当冷静下来,她首先感受到了柔软,再是紧实光滑的长腿,以及环在腰间的有力的小臂……

在十九岁这个敏感躁动的年纪,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诱发荷尔蒙与多巴胺疯狂分泌,使不经意成为不可磨灭,深深植根于心底里,为青春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笔下力极重,历经一年之久都没能淡去,反而愈发艳丽,不安分地蛰伏着,亟待冲破桎梏。

梦境渐渐变得荒诞不可控,洁白软和的床上,潮水泛滥横肆不止,燥意四处蔓延,逐渐一点一点吞噬掉理智,将两人拉入沉沦的深渊。

许念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只隐约瞧见顾容耳垂上淡淡的痣。

……

然后她醒了。

周身薄汗粘腻,手心里汗涔涔,被窝里满是热气,她感到黏湿不舒服,大概是还没脱身梦中,只呆愣愣望着黄旧的木质天花板。

昨晚睡觉前忘了关窗,和煦的风吹进,桌案上的书哗哗翻动,两片凋落的玉兰软塌塌地挂在窗台边沿,老式挂钟恰恰指向七点半,太阳刚爬上蓝湛湛的天。

今儿周六,不用上课,许念缓了许久,终于坐起身,适才梦境里的场景此刻已模糊不清,但那种浸入骨子的感觉却经久不散,许是羞耻心作祟,她抿紧唇皱眉,透露出些许自我厌弃的神色,同时耳尖悄悄染上绯色。

毕竟才二十岁,对于有些事终究放不开,这很正常。

待平复下来,随意找了套浅灰的运动装进浴室洗澡,她仅穿了纯白紧身短背心和同色内裤睡觉,桃李年华的女孩子已然发育完全,腰肢细瘦,长手长脚,身材曲线凸凹有致,胸前两弧饱满圆润,浑身都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又有那么一丁点儿成熟感。

水温有些高,调了好一会儿才调到合适的温度,她扬头迎着水冲脸,再胡乱抹了把,勉强把旖旎的心思甩掉,热水沿着光洁的背滑落,流到排水槽处打转儿,简单洗了几分钟,擦干身体穿衣裤,收拾一番,下楼做早饭。

这栋老旧的红砖房只有她一个人住,四下空荡荡,家具、装修都十分旧派,很有八.九十年代的装修风格,实木方桌,裸在墙上的电线,每间房就简简单单一盏白炽灯,厨房挨着客厅,正对院坝,里面还算宽敞干净,院坝周围建有两米高的院墙,靠近房子这边种了两棵玉兰,墙左墙右是低矮的冬青,院子中央则是一棵高大的黄桷树,至于大门那边,葳蕤的深红三角梅盛放,小部分枝丫爬过墙头,团簇的花儿将褐色的枝条压弯垂在院墙之上。

房子是两年前外婆留给许念的遗产。

许家父母十几年前就离了婚,许父以净身出户为条件将许念甩给许母,许母又把她丢给自家妈,夫妻二人离婚不到一年就各自再婚,许念鲜少跟他们接触,故而不熟,因为习惯了外婆带,也不觉得伤心难过。

有了新家庭的许母无力负责许念太多,偶尔过来一次,打打电话,每个月给点生活费,零几年给三百,一几年给五百,直至许念读大学仍是这个数。

外婆太了解许母,亦太担忧许念,所以在弥留之际把名下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外孙女,连根毛都不给她,许母自知理亏,倒也不争不抢,一切尊重老人家的意思,只是不再对这个不亲近的女儿那么“上心”。

半年前,她找许念谈了一次话。

“你叔叔上半年动了手术,弟弟妹妹马上升初中,阿念,你能体谅妈妈一点吗?”

许念能猜到接下来的话,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你外婆不是留了五万给你么……”她迟疑吞吐道,眼神躲闪不敢抬头,兴许觉得为难愧疚,说完这一句就没了下文,她看男人的眼光一向奇差,先找了个垃圾,后找了个吃软饭的,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能活出点色彩和通透来。

看到这副模样,听见这番话,许念有点难受,但仅只一点。

“知道了。”她回答得比许母果断多了,没有埋怨,没有生气,甚至语气都没有一丝起伏,像真正的陌生人。

不过母女之间确实陌生,外婆活着的时候勉强能有交际,外婆不在了这份薄弱的感情亦随之埋进黄土,血缘关系,说重也重说轻也轻,看淡了就容易放下,没什么大不了。生活还是要继续,许念总不能拿刀架她脖子上逼迫,或者做出一些无济于事的行为,她需要为将来打算。

五万块,坚持到毕业绰绰有余,可要是想读研,似乎少了些,除去奖学金和兼职,她想到了出租房子,但出租房子没想象中那么容易,挂网上的招租消息未溅起任何水花,这片儿地处老城区边界,交通不便,发展远远落后于其它三个区,加之招租要求相对较高——两千块一个月,半年起租,押一付一,与主人合住,无人问津实属意料之内。

老城区离郊区最近,房租一般几百到一千不等,一般按单间出租,罕有出租整座房子的。

做好早饭,她边吃边查看手机,依然没人询问,犹豫要不要降租,纠结半晌,还是决定再观望两天。

近来倒春寒,白天气温回升得较快,早晚却寒气阵阵,吃完饭洗碗打扫干净,许念穿上加绒外套骑单车出门去西区做家教。

老城区的街道破旧,但卫生工作做得不错,今年G市要向上面申请“全国文明城市”的称号,这儿就成了重点关注地区,商铺、摊位都重新整治了一番,相关明文规定更是一条接一条地下达。

穿过曲折逼仄的巷子,沿延丰大道骑行十分钟,再往左别进堆聚的居民楼,出去便是热闹繁荣的西区,这里高楼林立,与后面的老城区对比鲜明。

家教的地方在白领聚集区城河街尾,许念加快速度,赶在八点五十抵达小区外,停好车,跟门卫打过招呼后进去。

家教九点半开始,一次上课两小时,一个小时50块,到了楼下她刚打算给家长打电话叫对方下来开门,但对方先打来。

对方一家旅游去了,走的时候匆忙忘记通知她,车都开出G市才记起这事儿,家长连连说对不住,并转了两天的补课费给她,相当于不上课白拿钱,许念反过来宽慰家长,乐得清闲。

挂断电话后,她慢慢朝外面走,盘算着回去的路上该买什么菜,刚走出小区,手机铃声倏尔响起。

沈晚来电。

接通。对面先开口:“在干什么呢,发消息也不回,家教去了?”

许念用脑袋夹着手机蹲下身开锁:“嗯,不过他们出去旅游了,这周不上课。”

那边哦哦两声:“对了,你那房子租出去了没?”

“还没,”许念道,“可能价定高了,等过两天看要不要适当降些。”

沈晚沉默了一下,说:“我小姨回国了,打算在国内休息半年。”

许念霎时怔愣。

“这段时间会一直呆在G市,她最近在找房子,可找不到满意的,郊区远市区闹,你家那房子不挺有特色的么,我就推荐给她了,你下午有空没,有空她下午就来看房,我现在在B市,电话号码发你微信上了,你自己跟她联系。”

许念站起身,抬手拿着手机,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倒是沈晚故意解释,照顾她的自尊心:“这不熟人吗,我小姨住你那儿我家也放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小姨,不爱住家里不买房,经常天南海北到处跑,她跟我外公处不来,没办法。”

许念讷讷,不知道该怎么回。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你早点回家收拾收拾,我这边有事儿,先挂了啊。”说完,真立马挂断。

许念原地杵了一会儿,才划动屏幕打开微信,她望着那串数字踌躇许久,复制,添加好友,发送请求,而后将手机揣进兜里,骑车离开城河街。

沈晚的小姨,就是顾容。

喜欢十分中意你gl请大家收藏:(www.haiovip.com)十分中意你gl海鸥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十分中意你gl最新章节 - 十分中意你gl全文阅读 - 十分中意你gltxt下载 - 讨酒的叫花子的全部小说 - 十分中意你gl 海鸥文学网

猜你喜欢: 就我没有金手指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年代重新做人桃花痣冥冥之中喜欢你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宋先生你又装病偷尝荔枝本宫躺红娱乐圈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六零医妻有空间民国小百姓坠落闪婚爱与他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国风少女追夫记重生霸少的双面小娇妻善恶有报我被八个大佬争着宠小人参她三岁半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忧郁先生想过平静生活失忆新娘:爵爷,请轻宠总裁的心尖宠口舌之欲[重生]不羁
完本推荐: 异化全文阅读我成了反派备胎他爹全文阅读过来抱抱我全文阅读儒道至圣全文阅读诸天之从天龙王语嫣开始全文阅读我的危险夫人全文阅读我在斗破当大佬全文阅读临渊行全文阅读[综]金木重生全文阅读和霍少联姻的日子全文阅读穿成农家子考科举全文阅读意欢全文阅读重生捡漏高手全文阅读甜甜的恋爱我可以全文阅读春风满青壁全文阅读大湖小妹全文阅读科技必须死全文阅读斗破之我的万界门全文阅读没人可以不爱我全文阅读五零重生日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妖龙古帝莫求仙缘开局就杀了曹操反派他做人不讲武德万千世界许愿系统这个外挂过于中二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墨先生,乖乖娶我开局预测大灾难,震惊全国!网游西游:重生游戏上市前!捡个王爷来种田白骨大圣向往的宅村系统在仙尊梦里睡懒觉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永恒圣王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环球竞速:我的极限操作秀爆全场阴阳摆渡,我怎么就无敌了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空间医妃她是满级大佬人在前线刚下战舰荒诞推演游戏最初进化禁区之狐御兽诸天重生年代福妻满满锦衣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大佬

十分中意你gl最新章节手机版 - 十分中意你gl全文阅读手机版 - 十分中意你gltxt下载手机版 - 讨酒的叫花子的全部小说 - 十分中意你gl 海鸥文学网移动版 - 海鸥文学网手机站